魏桥帝国“危机”:“铝业之王”张士平住进ICU 继任者能否扛起大梁

时间:2019-09-23 10:00:01 来源:商丘传媒网 当前位置:小明ag亚游集团老总|官方网站 > 考研 > 手机阅读
盈利模式存争议。


魏桥帝国“危机”:“铝业之王”张士平住进ICU 继任者能否扛起大梁


5月15日下午,一则关于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魏桥集团”)创始人张士平辞世的消息开始传播。当日,魏桥集团进行辟谣,称消息为“谣言”,但对张士平目前的身体状况未作置评。

据每经网报道,山东首富张士平住进邹平市人民医院ICU。多位医院工作人员确认,张士目前在该院重症医学科治疗,入院时间为5月14日。据第一财经报道,部分人士称,张士平身患癌症晚期,14日晚上从北京的一家医院回到了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市医院。由条件更好的医院转院到一个县级市医院,这难免引起外界猜测。

时间财经就此联系魏桥集团,对方表示,“张士平先生已退休,我们对此不太清楚。”

2018年10月,时年72岁的张士平将自己一手打造的魏桥“帝国”正式交给儿子张波,宣布退休。由于产业横跨纺织、铝行业,张士平也被称为“铝业大王”、“亚洲棉王”、“红海之王”,当然其更为亮眼的标签则是“山东首富”。《2018年胡润百富榜》显示,张士平家族650亿元人民币财富排名全国第26名,继续蝉联山东首富宝座。


魏桥帝国“危机”:“铝业之王”张士平住进ICU 继任者能否扛起大梁


公开资料显示,魏桥集团是一家拥有11个生产基地,集纺织、染整、服装、家纺、热电等产业于一体的特大型企业。自2012年起,魏桥集团连续六年入选世界500强,2017年跃居第159位。2017年集团还分别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36位,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第10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3位,仅次于华为、苏宁。

魏桥模式

魏桥集团位于鲁北平原南端,紧靠济南空港、青岛海港和胶济铁路、济青高速公路,濒临黄河。在邹平县城东北部,到处可见高高的烟囱及冷却塔,这是魏桥集团的自备电厂。多年来,通过自备电厂、自建电网,打破电网企业垄断,魏桥的平均电价水平比国家电网低三成以上,为当地民营经济注入活力的同时,也一度引发关于供电体系大讨论。

1999年9月,魏桥第一热电厂建成投产,装机容量为7.8万千瓦。据当时媒体报道,电厂建成后,魏桥方面就接到淄博电网(当时邹平电网隶属于淄博电网,均为国家电网公司前身国家电力公司下属企业)通知,要求其从大电网中解列。考虑到孤网运行的风险,魏桥一时也不敢答应解列。

据《财经》杂志2012年一篇名为《还原魏桥供电》的报道,一名要求匿名的魏桥系内部人士称:“没有谁愿意孤网运行,这是非常危险的,一旦出现断电事故,将没有任何后备措施。”权衡各方利益之后,魏桥方面决定解列,开始孤网运行。

自此走上孤网运行之路的魏桥系却因祸得福,通过自备电厂获得了稳定可靠的电力供应,这使其能够不断拓展业务,先后开辟了铝业、供热、服装、印染等多项新产业,厂区也由魏桥镇发展到邹平经济开发区和滨州市。

直到2012年,一则“魏桥自建电网的电价比国家电网便宜1/3”的消息引爆舆论,批评与赞誉同时包围了这家原本低调的企业,使其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魏桥帝国“危机”:“铝业之王”张士平住进ICU 继任者能否扛起大梁


魏桥模式的支持者认为其代表了电力市场化的方向,反对者则指责称,魏桥模式“不合法、不安全、不环保”,没有承担社会责任、是“违法供电”。

据《财经》杂志报道,魏桥自备热电厂渐成气候,形成了“魏桥镇——邹平经济开发区——滨州市区”的集团内部主干电网体系,同时通过向在魏桥镇和邹平经济开发区的其他企业供电,形成了外部供电体系。

据齐鲁周刊报道的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6年1月份至3月份,山东魏桥自发电成本分别为每千瓦时0.29元、0.21元、0.18元、0.17元,其中2016年的最低成本为0.17元/千瓦时,远低于国家电网。

魏桥模式持续至今,但在2017年年底出现了新的情况。因“违规建设自备电厂”,山魏桥集团中央环保督察组点名批评。

2018年5月29日,监管部门公布《山东省贯彻落实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反馈意见整改方案》。根据该方案,滨州魏桥集团违规建设的12台机组,在建的一律停建;建成未投运的一律不得投运;投运的一律停止运行,其中投运且承担居民供暖任务的机组在2018年3月供暖结束后立即停止运行。

方案还显示,由于大量自备燃煤电站建成投运,导致煤炭消费量大幅增长,滨州、聊城2016年煤炭消费总量比2012年分别增加4892万吨和1057万吨,两市目前也在全省大气污染最严重城市之列。

屡踩环保“红线”

魏桥集团旗下的中国宏桥是世界最大电解铝企业,素有“铝老大”之称,在香港上市。2018年年报显示,中国宏桥收入较去年减少约7.9%,约901.9亿元,毛利较去年减少约6.0%,约154亿元,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较去年增加约5.4%,约54亿元

据了解,2004年,魏桥合计建成15.6万吨的电解铝生产线。相较于纺织,铝业对资金和电能需求更大。2006年通过中国宏桥和魏桥铝电的两个平台,张士平将铝业从魏桥创业中剥离,单独经营。在魏桥自备电厂模式的支撑下,魏桥的铝业资产一直保持着快速增长的态势。但铝业作为高污染行业,魏桥集团屡屡碰触环保红线。

2017年9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土资源部、环保部、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对魏桥集团进行抽查验收,核定魏桥集团关停电解铝产能269.2万吨(其中违规产能268万吨,多关停1.2万吨)。滨州市对违法违规电解铝项目涉及的28人进行了处理,其中正县级干部5人、副县级干部9人、科级干部14人。

2018年5月底,生态环境部发布的《山东省公开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方案》显示,滨州市魏桥集团将超过15万吨的危险废物非法填埋在赤泥堆厂中,环境安全隐患突出。责成魏桥集团对堆存在赤泥堆场内的电解槽大修渣全部清理出赤泥堆场。

据齐鲁周刊报道,2017年8月,魏桥集团因将电解槽大修渣、捞渣等危险废物混入赤泥中贮存,被滨州市邹平县环保局予以处罚。

2018年4月,山东省通报2017年度企业环境信用评价结果显示,山东魏桥铝电有限公司计分48分、山东魏桥恒富针织印染有限公司计分12分,分别被列入2017年度环境信用红标企业名单。根据《山东省企业环境信用评价办法》,对环境信用红标企业,环保部门应当将其列入重点监管对象,对适用于限制生产、停产整治的,依法责令其限制生产、停产整治;对适用于停业、关闭的,依法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其停业、关闭。(北京时间李洪力)

考研本月排行

考研精选